首頁 政經 研報 頭條 公告
數據 凈值 估值 評級 雷達
選基平臺 比較
問診
代銷 視頻
集合理財 新基 重倉 策略 視點
路演 基金大學 財經視頻
帳戶 診斷分析 名家專欄
軟件 免費軟件 專家版 基金大師
社區 大話基金 套利 眼界
基金數據查詢:
首頁 > 基金視點 > 正文

陌陌直播間的“賭徒”游戲

發表日期:2019-06-03 12:05    來源:中國經營報    關注指數:

本報記者張惠芳張靖超北京報道 “陌陌(NASDAQ:MOMO)在沒有轉盤之前,我5年的消費加起來也沒過萬元。最近一個月我開始在直播間玩轉盤,不停地抽獎,抽到禮物就轉賣給‘軍火商’(按折扣價回收和轉賣禮物的陌陌玩家),賣了繼續抽,現在我已經虧了2萬多(元)了。”一名陌陌5年用戶羅德(化名)近日對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說。有此經歷的用戶不在少數。另一位陌陌直播的資深用戶林奇(化名)告訴記者,最近一個月陌陌轉盤抽獎最出名的一個玩家是“摩爾”。5月18日陌陌上海巡樂會,摩爾給“徐澤”(陌陌男主播)送了約5億星光(星光由直播間禮物兌換而成,1元人民幣等于100星光),這些禮物都是抽獎抽來的。 記者發現陌陌直播間有一個吃雞比賽(在陌陌直播間,兩個主播匹配以后,在單位時間內PK收到的禮物的星光值,星光值高的人即可吃掉對方的獎勵金,使自己的獎勵金上漲,在當天晚上12時許獎勵金最高的人即為贏家),兩位主播為了幾百上千元的獎金,有時可以打出數千萬的星光,雙方支持者實際消耗的禮物折合成人民幣可達幾十萬乃至百萬余元。 北京清律律師事務所主任熊定中律師認為,在陌陌轉盤抽獎中,如果將虛擬貨幣和人民幣關聯的“軍火商”是企業官方支持的,那企業就有開設賭場的嫌疑;如果只是有人利用了規則,讓游戲變成賭博行為,那平臺有義務審查和禁止這樣的行為。 記者就上述情況聯系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,對方表示,轉盤是站內給用戶提供的一種互動玩法,并在玩法細則中明確規定,“通過轉盤獲取的道具不可兌換成陌幣或現金,不可私下交易,謹防上當受騙”。同時,在每個直播間醒目位置等多個渠道對用戶進行了風險提示。若發生站內違規行為,平臺將會根據社區規則進行相應處罰。 起底直播抽獎產業鏈 用戶看中抽獎可能存在高回報、“軍火商”看中轉賣道具禮物的差價、直播公會及主播則意在抽成分紅。 5月24日下午,陌陌玩家“追日”在他的直播間直播自己用陌陌轉盤抽獎。 根據平臺的相關介紹,陌陌直播黃金轉盤單抽一次需要1000陌陌幣,即100元人民幣,10連抽一次需要1000元人民幣,30連抽一次需要3000元人民幣。黃金轉盤目前可以抽到的禮物包括“月球”、飛碟、城堡、魔杖、魔戒等。羅德介紹這些禮物沒有明確用人民幣或者陌陌幣標價,只能通過每樣禮物刷出多少星光推算禮物實際的價值。一個“月球”可以刷出50萬星光,相當于5000元人民幣;一個飛碟可以刷出20萬多星光,相當于2000多元;一個城堡可以刷出10萬多星光;一個魔戒可以刷出2萬多星光。 記者粗略計算,如果當天追日平均1分鐘大約抽獎5次,主要為十連抽,大致可以推算當天追日直播抽獎一小時大約花掉30萬元。羅德稱一般轉盤抽獎中獎概率在20%左右,有時候運氣好的話,(單抽)抽3~5次就能中飛碟,運氣不好的話抽幾千元什么都中不了。 他介紹,之前轉盤抽獎主要是一些有錢人在抽,抽一下至少要100元,而且抽到的禮物不能在陌陌上兌換成人民幣或者陌陌幣,只能繼續刷給主播。后來出現了一種專門低價收禮物的人——“軍火商”,他們一般以禮物價值的4折到5折的價格從用戶手中買走抽到的禮物,然后賣給玩吃雞比賽等需要這些禮物的用戶或主播,并從中賺取差價。 記者在體驗陌陌直播的過程中發現,“軍火商”會在直播間留言或者拉橫幅(發言以彈幕的形式在直播間飄屏)稱自己收“軍火”(禮物道具)。記者曾以出售禮物為由咨詢一名“軍火商”,他給出的報價是4.5折回收抽中的禮物,比如將“月球”賣給“軍火商”,用戶能獲得2250元。這也意味著,如果運氣夠好,投入100元抽獎,便可獲得22.5倍的現金回報。 當得知禮物可以轉賣以后,羅德才開始玩轉盤抽獎。他認為大部分玩家應該也是看中了禮物可以轉賣成人民幣,才會進來抽獎。林奇也持有類似的觀點,他還提到“軍火商”的存在讓部分主播能通過這個渠道儲備“軍火”,打吃雞比賽贏獎金,這就進一步增加了“軍火”的需求,從而刺激玩家參與抽獎。 記者以了解陌陌直播為由,聯系上一名公會的經紀人。他介紹,“軍火商”收這些禮物不是收到自己陌陌賬號的背包里,而是當有需要的時候,直接讓背包里有抽獎禮物的用戶在直播間刷禮物,之后刷了禮物的人找“軍火商”結賬。 羅德透露,“軍火商”一般是通過支付寶和微信給賣家轉賬。 “在陌陌上,不管是大公會還是小公會,只要流水達標了,公會的提成都是40%。如果流水非常高,官方還會給3%~5%的返點,也就是總計43%~45%的提成。以前主播都是直刷(禮物),比如刷100塊錢的禮物就要花100塊錢,現在買別人100塊錢的禮物,只要花大概50塊錢甚至更少,相比以前,主播的支出就少很多了。”上述經紀人表示。 他還稱,主播收了“軍火”可以去和其他主播PK或者拿去吃雞。主播只要吃雞成功了,他就能賺到吃雞的獎勵金。一般一個主播吃雞連贏六場的獎勵金大概是600到800元錢。如果情況好的話,連贏九局以上,獎勵金會更高,有時候甚至能吃到上萬元的獎勵金。 用戶看中抽獎可能存在高回報、“軍火商”看中轉賣道具禮物的差價、直播公會及主播則意在抽成分紅。一條看似符合各方利益的鏈條就這樣悄然形成。 直播抽獎是否涉嫌賭博? 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 林奇介紹,陌陌現在最主要的兩個抽獎陣地是主播“煙花易冷”和“小華佗”的直播間,因為人多的直播間爆盤(單位時間內抽中指定禮物的概率翻指定倍數)的概率大,容易中獎。當一個直播間累計抽滿400下,相當于產生4萬元的抽獎流水,就可以爆盤。大部分陌陌主播一年累計都抽不滿400下,而煙花易冷和小華佗的直播間幾分鐘就會爆盤。 “煙火易冷和小華佗不同于其他陌陌主播閑聊或者表演才藝,他們主要是在直播間通過播報和分析抽獎情況引導大家去抽獎。”羅德說。 在抽獎主播的直播間頁面左上角有兩個或三個計時器。第一個代表的是獎池中獎倒計時,第二個是直播間的現金獎勵倒計時,第三個代表爆盤倒計時。 獎池的玩法為,假設目標禮物是飛碟,抽到飛碟即中獎,如果一位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會顯示剩余100秒。如果這100秒內沒有人抽中飛碟,那么飛碟便由該用戶獲得。如果有其他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100秒的時間會往上漲,每增加一個人漲3分鐘,最高可以漲到30分鐘。同時,獎池的目標禮物會不斷升級成價格更貴、數量更多的禮物。比如獎池最后的獎勵可能變成6個月球,即由最后一個抽中月球的用戶獲得獎池獎品,但也存在獎品最終無人抽中的情況。 羅德認為第二個計時器存在主播變相誘導用戶抽獎的嫌疑。比如煙花易冷有時候會在直播間發101元的現金獎勵,參與抽現金獎勵的方式是參加一次黃金轉盤抽獎。一次單抽的成本為100元,這實際上就是主播利用小獎勵誘導用戶參與轉盤抽獎。 “他們(煙花易冷、小華佗)這種大的抽獎直播間最近兩個月才出來,抽獎主播投入太大,能做起來的就那么幾個。首先這個主播要有名氣,還要有大哥捧,主播還要有意愿轉行做抽獎。其實各個直播平臺基本上都有抽獎,但是哪天有關部門嚴查,抽獎可能就會取消。陌陌上經常有消息說要取消抽獎,但是官方一直沒有消息,因為直播抽獎也是陌陌收入的一大來源。”上述公會經紀人說。 陌陌目前主要的營收方式包括直播、增值服務、移動營銷、手游以及其他。2015年9月推出的直播業務,自2016年起開始成為陌陌最主要的營收方式。2018年陌陌總營收為134.08億元,其中直播業務營收107.09億元,占總營收的79.87%。 陌陌5月28日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,陌陌2019年第一季度的營收總額為37.23億元,比2018年第一季度27.64億元增長了35%。其中直播服務收入為26.89億元,比2018年同期的23.60億元增長了14%,占期內總營收的72.23%。 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 對此,熊定中表示,正常情況下,平臺內部用于活躍產品的類似代金幣的東西,不能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平臺的游戲,和賭博沒有關系。只有當代金幣和人民幣直接或間接關聯起來,而且有一個固定的兌換規律的時候,就會涉嫌賭博。 “陌陌轉盤抽獎,如果在網上不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用虛擬貨幣抽獎的行為,不看作是犯法行為,因為和人民幣不關聯。但是變相和人民幣掛鉤以后,平臺的義務更重大,一般建議企業要主動查處這種行為,因為這個和在網上開設賭場比較接近。如果一個平臺里形成了這樣一個生態,陌陌應該采取相關技術或者禁止這類‘軍火商’將虛擬貨幣和人民幣關聯。這種情況下如果企業不作為,其實是沒有盡到自己平臺合規的義務的。如果平臺還有正向的宣傳、公開縱容宣傳這類行為,平臺的責任會更重大。”熊定中如是說。

本報記者張惠芳張靖超北京報道

“陌陌(NASDAQ:MOMO)在沒有轉盤之前,我5年的消費加起來也沒過萬元。最近一個月我開始在直播間玩轉盤,不停地抽獎,抽到禮物就轉賣給‘軍火商’(按折扣價回收和轉賣禮物的陌陌玩家),賣了繼續抽,現在我已經虧了2萬多(元)了。”一名陌陌5年用戶羅德(化名)近日對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說。有此經歷的用戶不在少數。另一位陌陌直播的資深用戶林奇(化名)告訴記者,最近一個月陌陌轉盤抽獎最出名的一個玩家是“摩爾”。5月18日陌陌上海巡樂會,摩爾給“徐澤”(陌陌男主播)送了約5億星光(星光由直播間禮物兌換而成,1元人民幣等于100星光),這些禮物都是抽獎抽來的。

記者發現陌陌直播間有一個吃雞比賽(在陌陌直播間,兩個主播匹配以后,在單位時間內PK收到的禮物的星光值,星光值高的人即可吃掉對方的獎勵金,使自己的獎勵金上漲,在當天晚上12時許獎勵金最高的人即為贏家),兩位主播為了幾百上千元的獎金,有時可以打出數千萬的星光,雙方支持者實際消耗的禮物折合成人民幣可達幾十萬乃至百萬余元。

北京清律律師事務所主任熊定中律師認為,在陌陌轉盤抽獎中,如果將虛擬貨幣和人民幣關聯的“軍火商”是企業官方支持的,那企業就有開設賭場的嫌疑;如果只是有人利用了規則,讓游戲變成賭博行為,那平臺有義務審查和禁止這樣的行為。

記者就上述情況聯系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,對方表示,轉盤是站內給用戶提供的一種互動玩法,并在玩法細則中明確規定,“通過轉盤獲取的道具不可兌換成陌幣或現金,不可私下交易,謹防上當受騙”。同時,在每個直播間醒目位置等多個渠道對用戶進行了風險提示。若發生站內違規行為,平臺將會根據社區規則進行相應處罰。

起底直播抽獎產業鏈

用戶看中抽獎可能存在高回報、“軍火商”看中轉賣道具禮物的差價、直播公會及主播則意在抽成分紅。

5月24日下午,陌陌玩家“追日”在他的直播間直播自己用陌陌轉盤抽獎。

根據平臺的相關介紹,陌陌直播黃金轉盤單抽一次需要1000陌陌幣,即100元人民幣,10連抽一次需要1000元人民幣,30連抽一次需要3000元人民幣。黃金轉盤目前可以抽到的禮物包括“月球”、飛碟、城堡、魔杖、魔戒等。羅德介紹這些禮物沒有明確用人民幣或者陌陌幣標價,只能通過每樣禮物刷出多少星光推算禮物實際的價值。一個“月球”可以刷出50萬星光,相當于5000元人民幣;一個飛碟可以刷出20萬多星光,相當于2000多元;一個城堡可以刷出10萬多星光;一個魔戒可以刷出2萬多星光。

記者粗略計算,如果當天追日平均1分鐘大約抽獎5次,主要為十連抽,大致可以推算當天追日直播抽獎一小時大約花掉30萬元。羅德稱一般轉盤抽獎中獎概率在20%左右,有時候運氣好的話,(單抽)抽3~5次就能中飛碟,運氣不好的話抽幾千元什么都中不了。

他介紹,之前轉盤抽獎主要是一些有錢人在抽,抽一下至少要100元,而且抽到的禮物不能在陌陌上兌換成人民幣或者陌陌幣,只能繼續刷給主播。后來出現了一種專門低價收禮物的人——“軍火商”,他們一般以禮物價值的4折到5折的價格從用戶手中買走抽到的禮物,然后賣給玩吃雞比賽等需要這些禮物的用戶或主播,并從中賺取差價。

記者在體驗陌陌直播的過程中發現,“軍火商”會在直播間留言或者拉橫幅(發言以彈幕的形式在直播間飄屏)稱自己收“軍火”(禮物道具)。記者曾以出售禮物為由咨詢一名“軍火商”,他給出的報價是4.5折回收抽中的禮物,比如將“月球”賣給“軍火商”,用戶能獲得2250元。這也意味著,如果運氣夠好,投入100元抽獎,便可獲得22.5倍的現金回報。

當得知禮物可以轉賣以后,羅德才開始玩轉盤抽獎。他認為大部分玩家應該也是看中了禮物可以轉賣成人民幣,才會進來抽獎。林奇也持有類似的觀點,他還提到“軍火商”的存在讓部分主播能通過這個渠道儲備“軍火”,打吃雞比賽贏獎金,這就進一步增加了“軍火”的需求,從而刺激玩家參與抽獎。

記者以了解陌陌直播為由,聯系上一名公會的經紀人。他介紹,“軍火商”收這些禮物不是收到自己陌陌賬號的背包里,而是當有需要的時候,直接讓背包里有抽獎禮物的用戶在直播間刷禮物,之后刷了禮物的人找“軍火商”結賬。

羅德透露,“軍火商”一般是通過支付寶和微信給賣家轉賬。

“在陌陌上,不管是大公會還是小公會,只要流水達標了,公會的提成都是40%。如果流水非常高,官方還會給3%~5%的返點,也就是總計43%~45%的提成。以前主播都是直刷(禮物),比如刷100塊錢的禮物就要花100塊錢,現在買別人100塊錢的禮物,只要花大概50塊錢甚至更少,相比以前,主播的支出就少很多了。”上述經紀人表示。

他還稱,主播收了“軍火”可以去和其他主播PK或者拿去吃雞。主播只要吃雞成功了,他就能賺到吃雞的獎勵金。一般一個主播吃雞連贏六場的獎勵金大概是600到800元錢。如果情況好的話,連贏九局以上,獎勵金會更高,有時候甚至能吃到上萬元的獎勵金。

用戶看中抽獎可能存在高回報、“軍火商”看中轉賣道具禮物的差價、直播公會及主播則意在抽成分紅。一條看似符合各方利益的鏈條就這樣悄然形成。 直播抽獎是否涉嫌賭博? 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 林奇介紹,陌陌現在最主要的兩個抽獎陣地是主播“煙花易冷”和“小華佗”的直播間,因為人多的直播間爆盤(單位時間內抽中指定禮物的概率翻指定倍數)的概率大,容易中獎。當一個直播間累計抽滿400下,相當于產生4萬元的抽獎流水,就可以爆盤。大部分陌陌主播一年累計都抽不滿400下,而煙花易冷和小華佗的直播間幾分鐘就會爆盤。 “煙火易冷和小華佗不同于其他陌陌主播閑聊或者表演才藝,他們主要是在直播間通過播報和分析抽獎情況引導大家去抽獎。”羅德說。 在抽獎主播的直播間頁面左上角有兩個或三個計時器。第一個代表的是獎池中獎倒計時,第二個是直播間的現金獎勵倒計時,第三個代表爆盤倒計時。 獎池的玩法為,假設目標禮物是飛碟,抽到飛碟即中獎,如果一位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會顯示剩余100秒。如果這100秒內沒有人抽中飛碟,那么飛碟便由該用戶獲得。如果有其他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100秒的時間會往上漲,每增加一個人漲3分鐘,最高可以漲到30分鐘。同時,獎池的目標禮物會不斷升級成價格更貴、數量更多的禮物。比如獎池最后的獎勵可能變成6個月球,即由最后一個抽中月球的用戶獲得獎池獎品,但也存在獎品最終無人抽中的情況。 羅德認為第二個計時器存在主播變相誘導用戶抽獎的嫌疑。比如煙花易冷有時候會在直播間發101元的現金獎勵,參與抽現金獎勵的方式是參加一次黃金轉盤抽獎。一次單抽的成本為100元,這實際上就是主播利用小獎勵誘導用戶參與轉盤抽獎。 “他們(煙花易冷、小華佗)這種大的抽獎直播間最近兩個月才出來,抽獎主播投入太大,能做起來的就那么幾個。首先這個主播要有名氣,還要有大哥捧,主播還要有意愿轉行做抽獎。其實各個直播平臺基本上都有抽獎,但是哪天有關部門嚴查,抽獎可能就會取消。陌陌上經常有消息說要取消抽獎,但是官方一直沒有消息,因為直播抽獎也是陌陌收入的一大來源。”上述公會經紀人說。 陌陌目前主要的營收方式包括直播、增值服務、移動營銷、手游以及其他。2015年9月推出的直播業務,自2016年起開始成為陌陌最主要的營收方式。2018年陌陌總營收為134.08億元,其中直播業務營收107.09億元,占總營收的79.87%。 陌陌5月28日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,陌陌2019年第一季度的營收總額為37.23億元,比2018年第一季度27.64億元增長了35%。其中直播服務收入為26.89億元,比2018年同期的23.60億元增長了14%,占期內總營收的72.23%。 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 對此,熊定中表示,正常情況下,平臺內部用于活躍產品的類似代金幣的東西,不能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平臺的游戲,和賭博沒有關系。只有當代金幣和人民幣直接或間接關聯起來,而且有一個固定的兌換規律的時候,就會涉嫌賭博。 “陌陌轉盤抽獎,如果在網上不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用虛擬貨幣抽獎的行為,不看作是犯法行為,因為和人民幣不關聯。但是變相和人民幣掛鉤以后,平臺的義務更重大,一般建議企業要主動查處這種行為,因為這個和在網上開設賭場比較接近。如果一個平臺里形成了這樣一個生態,陌陌應該采取相關技術或者禁止這類‘軍火商’將虛擬貨幣和人民幣關聯。這種情況下如果企業不作為,其實是沒有盡到自己平臺合規的義務的。如果平臺還有正向的宣傳、公開縱容宣傳這類行為,平臺的責任會更重大。”熊定中如是說。

直播抽獎是否涉嫌賭博?

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

林奇介紹,陌陌現在最主要的兩個抽獎陣地是主播“煙花易冷”和“小華佗”的直播間,因為人多的直播間爆盤(單位時間內抽中指定禮物的概率翻指定倍數)的概率大,容易中獎。當一個直播間累計抽滿400下,相當于產生4萬元的抽獎流水,就可以爆盤。大部分陌陌主播一年累計都抽不滿400下,而煙花易冷和小華佗的直播間幾分鐘就會爆盤。

“煙火易冷和小華佗不同于其他陌陌主播閑聊或者表演才藝,他們主要是在直播間通過播報和分析抽獎情況引導大家去抽獎。”羅德說。

在抽獎主播的直播間頁面左上角有兩個或三個計時器。第一個代表的是獎池中獎倒計時,第二個是直播間的現金獎勵倒計時,第三個代表爆盤倒計時。

獎池的玩法為,假設目標禮物是飛碟,抽到飛碟即中獎,如果一位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會顯示剩余100秒。如果這100秒內沒有人抽中飛碟,那么飛碟便由該用戶獲得。如果有其他用戶抽中飛碟,計時器100秒的時間會往上漲,每增加一個人漲3分鐘,最高可以漲到30分鐘。同時,獎池的目標禮物會不斷升級成價格更貴、數量更多的禮物。比如獎池最后的獎勵可能變成6個月球,即由最后一個抽中月球的用戶獲得獎池獎品,但也存在獎品最終無人抽中的情況。

羅德認為第二個計時器存在主播變相誘導用戶抽獎的嫌疑。比如煙花易冷有時候會在直播間發101元的現金獎勵,參與抽現金獎勵的方式是參加一次黃金轉盤抽獎。一次單抽的成本為100元,這實際上就是主播利用小獎勵誘導用戶參與轉盤抽獎。

“他們(煙花易冷、小華佗)這種大的抽獎直播間最近兩個月才出來,抽獎主播投入太大,能做起來的就那么幾個。首先這個主播要有名氣,還要有大哥捧,主播還要有意愿轉行做抽獎。其實各個直播平臺基本上都有抽獎,但是哪天有關部門嚴查,抽獎可能就會取消。陌陌上經常有消息說要取消抽獎,但是官方一直沒有消息,因為直播抽獎也是陌陌收入的一大來源。”上述公會經紀人說。

陌陌目前主要的營收方式包括直播、增值服務、移動營銷、手游以及其他。2015年9月推出的直播業務,自2016年起開始成為陌陌最主要的營收方式。2018年陌陌總營收為134.08億元,其中直播業務營收107.09億元,占總營收的79.87%。

陌陌5月28日發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,陌陌2019年第一季度的營收總額為37.23億元,比2018年第一季度27.64億元增長了35%。其中直播服務收入為26.89億元,比2018年同期的23.60億元增長了14%,占期內總營收的72.23%。

林奇認為,轉盤抽獎直播有聚眾賭博的嫌疑,陌陌提供平臺,主播拉人抽獎,平臺給予主播抽成。

對此,熊定中表示,正常情況下,平臺內部用于活躍產品的類似代金幣的東西,不能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平臺的游戲,和賭博沒有關系。只有當代金幣和人民幣直接或間接關聯起來,而且有一個固定的兌換規律的時候,就會涉嫌賭博。

“陌陌轉盤抽獎,如果在網上不和人民幣掛鉤,就是一個用虛擬貨幣抽獎的行為,不看作是犯法行為,因為和人民幣不關聯。但是變相和人民幣掛鉤以后,平臺的義務更重大,一般建議企業要主動查處這種行為,因為這個和在網上開設賭場比較接近。如果一個平臺里形成了這樣一個生態,陌陌應該采取相關技術或者禁止這類‘軍火商’將虛擬貨幣和人民幣關聯。這種情況下如果企業不作為,其實是沒有盡到自己平臺合規的義務的。如果平臺還有正向的宣傳、公開縱容宣傳這類行為,平臺的責任會更重大。”熊定中如是說。

您看完這篇新聞有何感覺:


太興奮了

有點意思

沒啥感覺

搞笑了點

比較無聊

又傷心了


 本欄目最新文章 24小時熱門文章

pk10时时彩计划稳赚 土默特左旗| 六盘水市| 科技| 湟源县| 阿合奇县| 诏安县| 淳化县| 宁城县| 龙海市| 兰西县| 靖西县| 项城市| 安福县| 五大连池市| 德格县| 南投市| 游戏| 宝兴县| 安福县| 金沙县| 古田县| 墨竹工卡县| 荆门市| 平陆县| 揭东县| 拜城县| 郎溪县| 甘德县| 甘孜县| 开封县| 湘潭县| 襄樊市| 海城市| 和平区| 杭锦旗| 辰溪县| 嘉黎县| 伊吾县|